当前位置:蓝光明科技科技网络反腐不能止于“猎奇”和“泄恨”
网络反腐不能止于“猎奇”和“泄恨”
2022-08-10

需要注入更多的正义和理性 更需要进一步拓展反腐领域和渠道

据新华社北京12月14日电(记者杨玉华、蔡敏)党的十八大后的一个月里,十多位官员受到查处,其中不少是被网络举报的。网络反腐彰显了强大威力,也引发社会各方更多期待:如何进一步拓展反腐领域和渠道,使反腐依靠激情、更靠理性,依靠网络、更靠制度,依靠惩处、更靠预防。

纵观此轮网络举报的诸多案例,从涉及 的重庆北碚区委书记,到涉嫌性侵的黑龙江人大代表,从被曝向情妇写“离婚保证书”的山东农业厅副厅长,到涉嫌滥用职权包庇儿子的太原市公安局长……被查官员大多因艳照、情妇、名表等吸引眼球的“花边新闻”而事发。

雷政富事件爆料人朱瑞峰日前对媒体坦言:"情色反腐"是一个很高效的方式,但靠这种方式来进行反腐斗争是有点荒诞的。网络"狂欢"毕竟不是一个长期解决问题的方式。”

“在如火如荼的网络反腐中,并不是所有举报人都出于正义感,其中一些举报人是因为要求得不到满足,产生利益冲突而选择网上举报,这一点令人深思。” 中央编译局世界发展战略研究部主任何增科说。

据报道,举报山东农业厅副厅长单增德的便是他“被弃”的情妇。雷政富的 拍摄于5年前,当地商人想通过偷拍视频的方式来要挟他,并最终将视频公之于众。

基于“泄恨”动机、依靠“猎奇”心理终究难当大任,网络反腐需要注入更多的正义和理性、责任和担当,才能步入良性循环。

中央党校副教授吴辉指出,网络反腐较为透明,举报信息公之于众会形成较大舆论压力,倒逼有关部门调查,往往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而传统反腐体系有一定的封闭性,举报查不查往往由领导说了算;而且反腐渠道层级多,环节多,效率慢;同级举报人容易受干扰,有时甚至遭故意回避。

何增科表示,虽然我国有党内监督、人大监督、政协监督、舆论监督等制度,但在一些地方,由于种种原因往往落实效果并不好。群众信访渠道也存在不畅通、监办不到位等问题。

“国际上反腐做得比较好的国家或地区,比如新加坡、韩国还有香港特区,其实网络反腐并没有那么热。”何增科认为,只有进一步加强反腐制度建设,拓宽网络以外的反腐渠道,反腐机制才能步入良性循环轨道。

“情妇门” 2011年8月

浙江省开化县国土局副局长朱小红被免职,起因是妻子林菁微博举报其嫖娼,供养情妇,资金来源主要是受贿。

“表哥门” 2012年8月

陕西延安境内发生重大车祸,陕西安监局局长杨达才视察事故现场微笑照片引发网友不满。随后,网友“人肉”出多块名表。

“房叔门” 2012年10月

网友曝光广州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番禺分局政委蔡彬及其家庭成员名下拥有21处房产,经调查后,蔡彬停职。

“视频门” 2012年11月

疑似重庆市北碚区区委书记雷政富 的截图在微博上流传。63小时后,重庆市官方宣布视频中的男性确实为雷政富,并免去其职务。

“ ” 2011年7月

一条题为“捡到U盘,疑似昆明发改委官员艳照视频”的微博被疯狂转发,随后,昆明市发改委对成建军展开立案调查,成建军被撤职。

蓝光明科技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